• 歡迎訪問! 訪問總計: 今 天 是:          
    新聞資訊
    信息公開
    在線服務
    交流互動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資訊 >> 探討研究 >> 學術文章  
     
    探討書信版權,需領悟《著作權法》宗旨
     2019-07-02   【  

    《著作權法》保護的客體是文學、藝術和科學作品,而作品包含的形態非常廣泛,形式也多樣,其中文字作品數量最多。但是,即使是構成《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客體,書信在版權保護內容方面也有不同,在權利行使方面也會受各種限制。因此,在探討一部“作品”的版權問題時,必須從三個維度進行分析,即是不是《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客體?如果是,其內容是什么?如果符合以上兩個條件,權利主體行使權利時有無限制?

    最近,李景端先生出版的《我與譯林》一書因為選用來信,產生了一些版權問題。結合以上版權分析的三個維度,我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思考,羅列如下,就教于方家。

    書信是否一定構成作品

    書信作為人類溝通的一種媒介,歷史久遠,人們用文字表達自己對人、事、物的看法,通過書信往來,傳遞給收信人,體現了寫信人的價值觀念和情感意趣。書信作為文字作品的一種,似乎理所當然地成為版權保護的作品形態之一。

    但是,要想確定某封書信是否屬于作品,還是要看這封書信是否構成作品的基本條件。當然,對于《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是否需要具備一定的水平,是《著作權法》頗具爭議性卻仍未有定論的問題。有很多人認為,作品必須具備一定的水準,能為人所感知、閱讀乃至欣賞,才能成為一部作品。版權界曾討論一首只有一個字的“網”的詩能否稱為作品,很多人認為其不能構成作品;一個孩子的凃鴉和哼嘰亂唱,似乎也不能稱為作品。書信如果僅僅是一種信息表達,則不具備成能稱為“文學、藝術和科學作品”,也很難由《著作權法》來保護。在沒有電話之前,特別是移動手機出現之前,捎帶口信便是一種信息傳達的方式,不能構成文字作品或口頭作品。即使是書信,如果是“我將在何時到何處”“收到來信,一切都好”諸如此類的信息,也不能構成作品。

    書信涉及哪些權利

    即使符合《著作權法》對作品的規定,成為《著作權法》保護的客體,其權利內容也不盡相同。《著作權法》對各類作品權利的歸屬進行了十分細致的劃分,對各類作品的版權保護期也有不同的區別,并非千篇一律。如職務作品、集體作品、無主作品、電影作品、計算機軟件、數據庫等作品,各國法律也沒有對權利內容、歸屬、期限作全球統一的規定,有的甚至沒有規定。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因為作品的產生和功用是多樣的。比如繪畫作品,多國法律對繪畫作品的發表權進行了例外表達。理論上,繪畫(其實也應該包括其他一些美術作品)的發表權應該屬于作者,但因為美術作品具備了雙重價值——物的所有權價值和作品的版權價值,且作品的所有權價值在相當程度上超過了作品的版權價值,因此,多個國家的著作權法律規定,繪畫等美術作品的發表權屬于或部分屬于物的所有權人,因為物的所有權人如果沒有發表權往往會使得物權無法行使。除了發表權外,展覽權亦如是。

    書信的情況與此略相似。書信是復雜的作品,不僅僅涉及隱私權,還涉及物權,因為書信的所有權屬于物的持有人。如果書信的發表涉及個人隱私,需要謹慎發表。但如果不發表,則持有信件人的所有權也沒有辦法實現,作者的版權亦無法實現,更何況書信有時還是書法作品。我們常說,版權和所有權是“兩權分離”的,但在所有權和版權所有者主體分離的情況下,為保證兩種權利的實現,雙方似乎形成了某種程度上對“發表權”和“展覽權”的默認讓渡或授權。這也是世界上無數展覽館或博物館里海量書信存在而沒有爭議的原因,也是自古以來大量“兩地書”或“書信集”出版物產生的原因。

    應尋求立法宗旨

    法律解釋學的一個重要方法是立法解釋。立法解釋不僅是效力高低問題,也是追尋立法目的的問題。尋求立法宗旨是立法解釋的重要方法。《著作權法》的立法宗旨是保護創作和創作者的權利。創作者的權利由精神權利和財產權利兩部分組成,精神權利是作者人格、尊嚴和智慧被承認的外化,其行使會使作者產生榮譽感和被認同感,因此要防止被擅自發表、修改、篡改和不署名;財產權利是對作者腦力付出和創作所耗費的時間和物質成本的補償并因此獲得收益。因此,作者在創作一部作品時,無一不會想到以上各種權利。

    但書信的情況十分不同,除了公開信外,大部分的書信寫作目的在于交流、表達或回應看法。在寫信或回信時,作者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榮譽和財產。少有寫信者或回信者在撰寫書信時想到為了通過書信實現自己的經濟利益或形成榮譽感。這讓書信與寄給出版社雜志社的書稿有本質區別。既然書信撰寫者在撰寫時沒有這一動機,而法律的本質是保護這一動機并實現它,那么,《著作權法》對書信的保護就違背了宗旨,至少,對書信發表權過度保護會偏離立法的宗旨。

    書信作者權利是受限制的

    對于書信使用“法定許可”和“適當引用”的問題,需要明確的是,適當引用是指為說明自己的觀點,在自己的作品中適當引用部分或全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適當引用”三個必備要素是“自己的作品”“已經發表”和“注明出處”。“自己的作品”這一條件是本,否則就不是“適當引用”而是“復制”式使用;“注明出處”這一條件是前提,否則就是“抄襲”或“剽竊”。對于“已經發表”的條件,前面已經說過,書信有別于一般作品,除涉及隱私的外,寄送對方、所有權的轉移應默認為不反對發表。

    李景端在《我與譯林》一書中部分使用與作者的往來信件,應視為“適當引用”。其中部分書信在之前已出版的作品中,已被信件撰寫者所知所讀,且沒有反對,從另一個側面,也反映了書信版權的特殊性和對“書信”版權保護的特殊性。

    (作者系江蘇鳳凰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作者:徐海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發布時間:2019627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 主辦
    電子郵件:guojiabanquan@163.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40號 郵編:100052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版權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71949號
    奇米影视四色_色偷偷_色小姐_影音先锋_影音先锋 av撸色-迅雷看看